《隐秘的角落》火爆超预期,作者紫金陈谈网剧改编

时间:2020-07-19 01:40       来源: 网络整理

原标题:我造毛坯房,装修是他们的事

网剧《隐秘的角落》伴随着高口碑收官,原著《坏小孩》作者紫金陈也在闭关写作期间惊闻自己上了两次热搜。这部剧的火爆着实超出了他的预期:“确实很后悔,这么大的流量下,书只备了一万五千本,剧播第三天就卖断货。希望下一个剧出来,我还有机会。”

而即将接档播出的《沉默的真相》,正是由紫金陈的另一部成名之作《长夜难明》改编。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坦言,自己的每本小说在写作时都是想着以后能影视化的,《坏小孩》就是“按电影节奏写的”。“如果说《坏小孩》色调是灰暗的,那么《长夜难明》就是火焰的颜色,主人公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险阻,依然是黑夜中的火把,用他的赤子之心照亮自己和周围人。我很期待看到主创团队会用什么样的改编来呈现。”

改编没参考原作者意见

紫金陈的小说并不是第一次成为热门IP,三年前的黑马悬疑剧《无证之罪》就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当时的紫金陈虽然还没有火到“出圈”,但已经受到很多推理迷的认可。

2013年写完《无证之罪》后,紫金陈的妻子刚好怀孕,这让他想到,下一本小说的题材不如放在青少年身上。于是,《坏小孩》的故事就此展开,小说讲述了沿海小城的三个孩子在景区游玩时无意拍摄记录了一次谋杀,扑朔迷离的案情,将几个家庭裹挟其中。

“这部各方面都比《无证之罪》好,改编很成功,既商业又文艺。”和很多追剧的网友一样,紫金陈一开始也是用1.5倍速看的,但看着看着就改回了原速。

他认为,改编过程并不需要参考自己的意见。“原作者的审美是有局限性的,需要别人从新的角度来理解故事,才能更好地二次创作。对我来说,只是造了个毛坯房,片方花钱买了我的毛坯房,要怎么装修是他们的事,我从不干涉,我也完全尊重他们的审美。”

小说中,紫金陈对少年之恶的描述令人不寒而栗,而网剧在其中注入了温情的元素,甚至结尾也给出了现实版和童话版两种解读可能,相比原著更为开放。紫金陈对这样的改编也比较认可,他深知,“小说是灰暗色调的,这是面向小众的读者。影视是面向大众的,大众一定是喜欢有温度的东西。所以改动人设,增加新人物新情节,同时又保证原作的故事线,这是考验改编的地方,主创做到了。”

《隐秘的角落》火了,剧中的一众实力派演员乃至小演员们的表现,齐齐获得了观众的好评。这其中,张颂文的表演是最让紫金陈惊讶的,“他表演出的朱永平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是完全另一种创作,很惊艳,原来人物可以做到这么生动,他的表演会反哺我的文字创作,给我的写作带来更多的经验。”

童年最大快乐就是做数学题

其实,小说里的朱朝阳,就是以紫金陈自己为原型写的。9岁那年,父母离异,紫金陈跟着妈妈生活,而开水产厂的爸爸重组了家庭,生下一个女儿。这样的童年生活被他搬进了小说背景中。“我非常理解和懂得单亲家庭成长的孩子心理。老实说,单亲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一辈子的。现在我的物质条件好了,但骨子里还是会自卑。”

和朱朝阳一样,紫金陈的少年时代也总是被孤立、被欺负。“我小时候,由于生活在小镇,社会治安比较差,学校内外有很多小流氓收保护费。因为我瘦小、懦弱,所以总是被人收保护费,以至于后来再也不敢把零花钱放身上。”虽然是数学学霸,但和剧中一样,他考试时总是遮得很严,从不给别人看答案,“这样别人怎么会喜欢你呢?”

那时候,紫金陈最大的快乐就是做数学题。“每个夜自修做题目时,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解题的方法有多种,但正确结果只有一种,这比其他事简单多了。”小说《花季雨季》对他影响很大,他把书中那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牢记在心中,希望竭尽全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困境。

现实中的紫金陈,有着和朱朝阳相似的成长环境,但他最终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了浙江大学水利工程专业,现在更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我写这个故事,是希望让读者看到,孩子的内心并不是像大人普遍认为的‘你还是个孩子’这么简单。”

如今,当了父亲的紫金陈会从新的角度去审视父母与孩子的关系,“要知道,我们每个人都当过小孩,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很懂小孩,只是为人父母后,忘记了我们也曾经是小孩。”在他看来,比起自己小时候,现在未成年人的成长环境已经好了很多,“但这样的讨论的意义在于我们始终想让环境变得更好。”

现实中罪案很难改造成小说

相关推荐
娱乐八卦

    <li id="hha9q"></li>

    1. <progress id="hha9q"><track id="hha9q"></track></progress>
    2. <tbody id="hha9q"><pre id="hha9q"><dl id="hha9q"></dl></pre></tbody>